新闻资讯
看你所看,想你所想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昨天的暴雨,发生的一幕幕,仿佛都还在面前,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了武汉,这座和长江如斯“相爱相杀”的城。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2016.07.06 暴雨中的长江 Photo by Adam

没错,之所以说“相爱相杀”,是因为从来没有一座城市与长江的匹敌争斗如斯不休不止。在《武汉处所志》的记录中,“洪流”几乎每三年就来拜访一次。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2016.07.06 武汉提防边的工作人员 Photo by Adam

追溯中国史上第一次有关于长江中游水患的文字记录,会发现是公元前185年,“夏,江水、汉水溢,流民四千余家。”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2016.07.06 令人动容的存亡牌 Photo by Adam

而在武汉的近百年洪水记忆中,不克不及忘怀的莫过于1931年、1954年和1998年的三次超大洪水侵袭了。

1931年,洪流在丹水池破堤而入,汉口在洪水下浸泡数月之久;

1954年,5月到7月集中降雨了1634.7毫米,水位高达30.17米,是20世纪长江最大的洪水,京汉铁路也是以间断了100多天。现在江滩见到的“武汉防汛纪念碑”就是为了纪念这年的抗洪胜利;

1998年,持续三个月的雨造成洪水一泻千里,几乎全流域泛滥。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1931年 人们只能在齐腰深的水中买菜 Photo via 华辰影像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1954年 武汉关

可谓是见惯了洪水的武汉人,每年炎天,若是要断定江水的涨落,只用去江边数台阶,比专业预告还直观。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1998存亡牌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而昨天的暴雨倾盆,不少武汉伢将它与98年挂起了钩。

说真话,小编不太记得那年洪水,因为那时辰还太小,只听家里长辈形容,“那年江水涨得很高,住在较低楼层的人会看到江面上行驶的船只比本身家高”。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1998年 武汉江面 Photo by Adam

那么,关于1998年,

武汉伢的回忆是什么样的呢?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98年汉口望黄鹤楼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无聊就逛八组:还记得,那时6岁,老爸那时用盆载着我妈出门。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98年新洲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吃土的大喵:才一年级,我妈妈早上骑自行车去给我买早餐,回来后我问她洪水来了没,我妈骗我说洪水一向跟着她赶,她骑好快好快洪水才没赶到她,我那时感觉好险好险......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武昌汉阳门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Fifi:那时武汉这边,一楼的房子差不多被淹了三分之一的样子,我跟弟弟不知道是放假仍是发洪水不上课在家,天天坐在阳台上,丢跟线去楼下,诡计垂钓...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98年龙王庙沿江大道转弯处 Photo by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阿村:记得那时辰晚上经常打雷下大暴雨,奶奶告诉我发大洪水了,我家在武汉我说没洪水啊,后来才知道是解放军差人拼了生命在庇护我们。那时爸爸经常加班不回来,此刻才知道爸爸那时辰也去大堤上抗洪抢险了,出发之前连存亡状都写好了。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Deer:那时上小学 穿凉鞋站在快到膝盖的水里 看水深的处所还有人在泅水 看到鱼跳出水面 记得那条鱼是白白的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扶植大道与新华路交会口一带的人们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往昔那伤:记得最深刻的就是,我们那边满是水,我奶奶就划个划子 在门前撒网,捕鱼吃,家里没吃的。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批示的交警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匿名网友:98年头升高的阿谁暑假真是难忘,武汉持续几十天高水位,站在长江大桥往下望,可以清晰的看的到江水超出跨越防洪堤背后的沿江大道好几米。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天兴洲,划舟给被困居民送食物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周鹏飞:家里牵一根绳索…绑在轮胎上,轮胎里放个脚盆,我就坐在脚盆上…然后就这么飘着…我妈就这么牵着…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协和病院去打针的病人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匿名网友:那时辰我还小,天天问爸妈:“如果大堤守不住了怎么办啊?” 天天都好害怕。电视上天天都是兵哥哥往堤上放沙袋的画面。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1998年,确实,对不少武汉伢来说,那时辰还太小,少年不识愁滋味,那时底子无法意识到洪水的严重。

但履历了昨天后,再回忆起来,一切又变得纷歧样。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小熊猫:98那年,我才5岁,只记得那时辰家里在三眼桥有个门面,我和弟弟还有妈妈都在哪里,脚上的拖鞋都飘了起来,在水上吃完了中饭后,妈妈叫了一辆人力人力车,我们一家就一路坐着人力人力车来到了此刻的三阳路这边的房子里,那时辰不懂事,只感觉水好玩,然而此刻才知道是何等的严重,让我们为战斗在一线的兵士们加油,为武汉祷告。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1998年日夜不分的抢险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梁超

@Have fun:那时我七岁,住在江汉北路,家在三楼,窗户望下去底子就没有路都是水,那时还没有气垫船这些,大人们用脚盆划着出行,我还感觉挺好玩。此刻想想那时那场洪水几多人扛在一线包管我们的平安。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Rena:98年发洪水的时辰我还住在江滩客运港那块,并没什么真真切切的印象,可是18年后我终于感触感染到了。大师都行走在水里,十分困难淌着水艰难地走到公司成果还停电了,身上深色牛仔裤愣是穿出了渐变的结果。暴雨洪涝,的确灾难,向全国站在抗洪救灾一线的兵士们以及凌晨还在暴风雨中奋战的民警们致敬。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1998抗洪宣誓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H.媛大王:只记得那年刚上小学,黉舍通知停课,爸爸开车接我回家歇息,那时不懂事还挺兴奋。现在知道了灾难的严重性。同事都在一线抗洪。但愿大师在灾难面前,不讥讽,不传谣,不添乱。但愿雨从速停吧,天助我武汉,保佑每一位抗洪烈士以及战斗在一线的工作人员!您们辛劳了!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1998居民为兵士送绿豆汤 Photo by 长江日报记者田飞

@Huang:对于98年,我只记得我坐在脚盆里玩,超高兴的,从窗户望下去就是水,但一点都不感觉危险,直到昨天本身淌水出门,俄然想起那时电视里看到的解放军叔叔站在江里做人肉堤防的画面。还好今天雨已经停了,只想说,在抗洪一线的所有人,都辛劳了!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时隔8年,相似的画面再次呈现,好在我们已经长大,可以或许大白所谓岁月静好背后的负重前行。

武汉,这座和长江匹敌争斗了多年的城,请对它少一点求全谴责,陪它一路捱过所有灾难。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

▲ 2016.07.06 武汉 Photo by Adam

- End -

出品:武汉十点半文化传布

编纂:Sap 主管:Yume17

图片、信息整合自人民日报、长江商报等

评论摘自douban、zhihu、鲜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号外武汉社原创清算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转载请注明出处1661资讯 » 来看看98年的武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