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地缘政治大洗牌,欧洲是否更爱中国?

据新华社消息,儿童节这天(当地时间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巴黎协定》。

与此对比鲜明的是,中国总理李克强正在访问德国,中国大使在访问前夕表示,中德近两年在坚持气候变化承诺等重大国际问题上协调立场,相互支持。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本周先后送走特朗普、迎来中印领导人,这些访问的时机加剧了人们对当前全球政治格局的猜测,《纽约时报》1日就感到“中美欧地缘政治洗牌”,并发出疑问,“欧洲讨厌特朗普,是否更爱中国?”

报道称,中国在气候变化和自由贸易方面可能会是比特朗普更加可靠的盟友,虽然这也自有其紧张状况和复杂性。默克尔能否在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恶化之际,克服障碍,与中国建立更深厚的伙伴关系,仍需拭目以待。

当地时间2017年3月17日,美国华盛顿,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美国,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图:视觉中国)

以下是文章摘编:

在几乎冒犯了每个人之后,特朗普总统走了。然后中国来了,热切地想和欧洲对话。

在本周的地缘政治旋风中,美国的新总统刚刚离开欧洲,回国去面对他的“通俄门”风波,欧洲大陆的头号领导人默克尔就表示,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不再是欧洲可靠的盟友。

这引发了强烈的抗议,大西洋两岸的分析人士都在谈论美欧关系的巨变,而到了周三,白宫有消息出来,说特朗普预计将退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2015年巴黎气候协定。

但正如默克尔本周忙碌的外交日程表明的那样,她可能还有其他选择。

周一和周二,默克尔接待了一个印度政府大型代表团,其中包括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她的发言人特别强调莫迪是一个“可靠的合作伙伴”。然后,到了周三,默克尔欢迎中国总理李克强到访。

这些访问的时机加剧了人们对当前全球政治狂热状态的猜测,尤其是,中国在气候变化和自由贸易方面可能会是比特朗普更加可靠的盟友,虽然这也自有其紧张状况和复杂性。

“美国的典型角色是领导者,特朗普偏离这个角色会破坏稳定。”多特蒙德工业大学(Technical University of Dortmund)的新闻学教授亨里克·穆勒(Henrik Müller)在《明镜周刊》(Der Spiegel)的每周全球经济专栏中表示,“其中一个后果就是:全球经济政策以新的方式洗牌。另外两个大型经济体——欧盟和中国——正在寻求新的合作伙伴应对国际问题。”

中国总理在德国首都进行为期两天的谈判,然后前往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特朗普上周正是在布鲁塞尔给人留下了很糟的印象。

默克尔和欧洲其他领导人要求特朗普继续留在巴黎气候协定中,他却无动于衷,这显然让默克尔感到失望。默克尔正在争取她的第四个任期,选民们非常珍惜环境,对美国总统不太热络,但默克尔仍然坚称和美国没有裂痕。

但是,中国人认为,特朗普在欧洲的恶劣行为是值得利用的礼物。一些中国的分析人士表示,这有助于推进北京长期以来的愿景,即中国和欧盟携手,与美国进行地缘战略抗衡。

“我们可能会看到中美欧三角关系发生重大转变,中国和欧盟走得更近,美国和欧盟疏远,”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王栋说,“李克强和默克尔可能会重申坚持巴黎协定的承诺。”

香港岭南大学国际关系教授张泊汇也认为会出现重大变化。“东道主现在应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中国总理了。”他说。“我认为欧洲作为一个整体,正在对美欧关系看法发生转变,其中又以德国尤甚。”

在柏林,一些分析人士也抱有这样的观点。柏林智库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cator Institute)的资深研究员孔弼永(Bj?rn Conrad)表示,在美国进行总统选举之前,欧洲和中国之间关系紧张,尤其集中在中国对欧洲的战略性或军事性公司的投资问题上,但现在,“情况变了”。

孔弼永说:“显然,如果你觉得你失去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那么就不得不寻找替代品了。”

但是这种观点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另外一些人看到的是目的性更强的算计。

“对于柏林来说,德中关系并不是为了在全球获得更大影响力的工具。”前德国驻华和驻日大使史丹泽(Volker Stanzel)表示。“为了更好地追求德国在中国的经济利益,改善这种关系似乎是明智的,特别是在中国犹豫不决是否要兑现为在中国经营的外国公司留出更多空间的承诺之际。”

默克尔当总理这11年来,访问过10个中国省份,去年夏天她坚持要求中国对外国公司采取互惠互利的做法。

今年2月份,德国、法国和意大利向欧盟委员会提交申请,要求对外商投资进行筛选。

有两起涉及中国投资者的复杂交易让德国尤其担心:一是收购机器人制造商库卡(Kuka);另一起是收购高科技公司爱思强(Aixtron),但最终没有成功。

在一个全球化世界中,对安全和对资本的需求应该如何保持平衡,这是欧洲和日本在向中国走近过程中的一个重大担忧。

今年,中国政府展示自己作为全球化主要支持者的形象,认为全球化是繁荣之源,这与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本能、对多边贸易协议的排斥、对更传统的双边协议的青睐形成鲜明对比。

中国领导人在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了主题演讲,将中国定位为自由贸易的担保人。尽管也有西方公司和分析人士批评中国“没有开放经济”,但欧洲的商业领袖们还是鼓掌欢迎。

之后,中国举办“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该计划旨在将中国在桥梁、铁路和港口方面主导的投资带到欧洲和世界各地。

预计中方会在下一个著名的全球聚会上推广该计划,也就是7月初德国在汉堡主办的G-20峰会。

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内,中国最重要的两位高级领导人两次来到这里,表明中国对德国和默克尔非常看重。根据目前的民意调查,默克尔有望在今年9月的全国大选中获胜。

也有一些德国国内人士表达疑虑。德国经济研究所(Germ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主任马塞尔·弗拉茨舍尔(Marcel Fratzscher)就称,用中国取代美国“不是一个很好的交换”。

“德国对中国的担忧远远大于对美国,”他在一场关于美德关系的会议期间说。该会议就在勃兰登堡门举行。上周,默克尔在比利时和意大利与特朗普会晤之前,曾在这里与前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一同亮相。

弗拉茨舍尔就认为,德国应该更多关注印度。当时,印度代表团刚刚抵达,准备在附近一家酒店与默克尔举行一场投资会议。对于以出口为主导的德国来说,印度在其贸易伙伴榜单上大约名列第24位,在爱尔兰和芬兰之间。

本周,默克尔承诺给予支持,让印度与欧盟对话摆脱僵持局面。印度的高关税和官僚主义——它认为,这是自己作为发展中国家所需要的保护——导致十年来对话没有进展。

同样地,她能否在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恶化之际,克服障碍,与中国建立更深厚的伙伴关系,仍需拭目以待。